台灣的健保制度對病人的照顧,在世界上評價很高,不過其中的盲點是,我們往往花了大筆經費在健康的後端,也就是治病的部份,卻比較少投資在前端的預防部份。隨著老年人口增加,再繼續這樣下去,健保的經費還能撐多久?實在是一個大問題。芬蘭和台灣同樣是人口快速老化的國家,但是在老人身上花錢的方法,卻和我們不太一樣...芬蘭中部一個人口只有八萬人的大學城,每年花市政預算百分之二的兩億五千萬元,來推動運動保健。
佑華斯克拉一年聘請十三位運動教練、四十位物理治療師,和七十位領時薪的體育科系學生,幫助老人做適當的運動。老人因此更健康,花在醫療上的錢自然就少了。
"只有臨終前的兩星期,才躺到床上過日子!"
專為老人設置的公立運動俱樂部裡,年逾花甲的老先生、老太太,經過專業的運動處方,生龍活虎地翻滾、跳躍,甚至還有些台灣中年人也不見得敢嘗試的動作,像是翻觔斗、在吊環上倒立…….
「臨終前兩週才躺在床上」,我們邀您一同來看這個令人驚異的芬蘭經驗。

   註:引用來自公視獨立特派員節目!



陳院長對這篇新聞的感想:

我本身在美國是進修公共衛生的(public health),公共衛生就是藉由政策面的施行,來預防或改善全民的健康。這個衛生政策在施行前,擬公共衛生政策的人,必然先要作大規模的調查與研究,並且去計算這樣的衛生政策施行之後,所得到的結果,有沒有符合經濟效益,有沒有達到改善健康的目的,會不會讓國家因著這樣的政策,民眾更健康,更少需要醫療,而省下鉅額的醫療花費。成功的公共衛生政策,乃是要達到預防醫學,政府花小錢(我是指與醫療花費比較),達到全民健康,另一方面,全民健康了,政府花在醫療的費用節省了,國家也就富了。全民健康、國家富有,自然國力就強盛了。這是先進國家經過幾百年得來的經驗。
我們看看上面芬蘭的例子:芬蘭政府,不惜花費,去推動老人運動,聘請運動教練,物理治療師,有些人會直覺的想,這樣划算嗎?我仔細思量一下,覺得芬蘭政府很有遠見。因為,我相信他們一定去詳細計算過,如果沒有給老人這些運動課程,這些龐大的老年人口,他們將更容易得到 心肌梗塞 (作心導管、繞道手術的醫療花費很大)、憂鬱症、老人癡呆、骨質疏鬆、肌肉力量衰退--> 跌倒 --> 骨折,然後,臥床好幾年,要花費另一個護理人員,隨床照顧好幾年。這樣的龐大醫療花費遠遠大於去設立老人運動館、聘請運動教練、物理治療師的花費。我相信這樣的公共衛生政策會成功。
我自己在美國學公共衛生和抗衰老醫學時,就感嘆歐美國家之所以國力強盛,部份原因是他們的成功的公共衛生政策,創造了健康的國民,並省下國家龐大的醫療花費。台灣的全民健保,看病之便宜,保費之低廉,世界上很多國家都羨慕。但是,有創造出健康的國民嗎?台灣畸形的看病風氣,開業診所同業的競爭,比誰要藥的重,開不重,病人吃一次不好,就到別家診所看了,開藥重的診所最能留住病人。鮮少見到社區民眾衛生教育,健康教育,預防醫學教育。長期以來,不知健保制度還能撐多久?芬蘭的老人政策,值得我們借鏡。
創作者介紹

王麗惠醫師的部落格

王麗惠醫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